您现在的位置:2020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> 德育之窗 > 心理健康 > 正文内容

专门与“大师”作对的女人(上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25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核心提示:碧·斯科菲尔德(BeScofield)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美国女性,她专门研究披着“灵性”外衣,实则对信徒实施虐待侵害的邪教“大师”,并以公开揭发他们的真实面目为己任。

  
 

   为此,她通过整合各种信源、卧底邪教搜集事实;她受到各种威胁,被迫四处游击;她无所畏惧,撰写文章,勇于为受侵害者发声。

  
 

   有人赞誉她是“大师猎人”,也有人认为她的做法伤害到了真正进行心灵疗愈和探索的人们。

  
 

   2019年8月3日,新西兰媒体Spinoff网站发表安克·瑞克特(AnkeRichter)的文章,介绍了这位独特的女性。

  
 

   为方便读者阅读,全文分上下两部分刊出,小标题为译者所加。 碧·斯科菲尔德有这样一位女性,她的使命是通过网络揭穿全世界的假“先知”,这就是“大师猎人”碧·斯科菲尔德(BeScofield)。

  
 

   她决心曝光披着“灵性”外衣的性虐待现象,这种现象日前越发严峻。

  
 

   她将十几位“大师”拉下神坛我和斯科菲尔德通过视频连线进行了首次会面,她身处美国东海岸某处宁静的乡村,不肯说具体地点。

  
 

   昏暗的灯光下,她靠在床头,从袋子里抓出蓝色玉米片咀嚼着。

  
 

   裹在她头上的头巾只是她的造型风格,并不代表宗教信仰。

  
 

   不公开身处地点的做法很符合这位反邪教活动家。

  
 

   无论她走到哪里,似乎都会发现虐待故事,这使她在许多灵性探索者眼中的形象,在开创性的超级英雄和头号敌人之间摇摆不定。 这位38岁的自由记者同时也是变性人和女同性恋者,她对互联网技术了如指掌,能够迅速传播信息。

  
 

   她已在世界各地把十几个人拉下神坛。 仅在美国就有大约2000到3000个极端宗教信仰团体。

  
 

   斯科菲尔德说,并非所有这些团体都具有危险性和破坏性。 “我不会无缘无故地追踪怪异的信仰体系,但当有人卷入这样一个封闭的体系时,有太多的力量在对他起作用。

  
 

   很多人不明白这些群体有多诱人,它们的行动力有多强。 ”部分原因是由于“#MeToo运动”(译注:女星艾丽莎·米兰诺等人于2017年10月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·韦恩斯坦性侵多名女星丑闻发起的运动,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的女性挺身而出说出惨痛经历,并在社交媒体贴文附上标签,藉此唤起社会关注)的鼓舞,很多极端教派信仰群体的前成员、现成员和灵性追求者们开始站出来,指责那些著名的治疗师性虐待,如巴西“上帝的约翰”()(译注:2018年12月,有“上帝的约翰”之称、被认为具有超自然治病能力的著名巴西灵媒师约翰被指控对超过300名女性患者实施性虐待并被当地警察逮捕)、托尼·罗宾斯(TonyRobbins)等。

  
 

   今年6月,美国加州性传销组织耐克塞姆(NXIVM)的创始人基斯·拉尼尔(KeithRaniere)在一起性邪教案件中被判有罪。

  
 

   去年,由于斯科菲尔德的工作,国际学校阿迦玛瑜伽(Agama)因强奸指控受到严重打击。

  
 

   国际学校阿迦玛瑜伽(Agama)的广告牌上被人喷上了“强奸邪教”的字样斯科菲尔德说:“地球上有一些曾被认为是不可撼动的、最有权势的男人,正在被曝光。

  
 

   这些历史性时刻是如此迷人。 ”但她揭露的对象也有一些女性。 比如素有“古驰大师”之称的提尔·斯旺(TealSwan),斯科菲尔德称她“性感、撩人,给世界灵性领域的新纪元运动带来一场风暴,是一只狐狸”。

  
 

   提尔·斯旺运营着一个油管(YouTube)账号,有50万粉丝,从欧洲到南美,遍布世界各地。 据斯科菲尔德称,她是一位“穿着时髦高跟鞋的体面先知”,她声称自己是六维的大角星外星生物,拥有星际旅行能力和X光透视眼。 斯旺在她的视频中显露出明显的种族歧视,提出危险的医疗主张。 斯旺的一些追随者自称为“提尔人”,并把她的标志符号纹在身上。 当斯科菲尔德揭露了斯旺的自恋本质和控制全球的企图之后,这位“提尔部落”的领袖最终登上了《每日邮报》头版和一系列视频节目。 她的名字从2018年HayHouse世界峰会(一个为励志演讲者举办的著名全球研讨会)的阵容中消失了。 斯科菲尔德表示,斯旺的“‘事业’走到头了”。

  
 

   尽管斯科菲尔德的每篇文章能吸引10万读者,但她不通过文章获取酬劳,她的支持者会进行捐款。

  
 

   斯科菲尔德也不依赖警方的记录或证词,她不断地收到希望获得帮助的请求,但只有在收到四个以上的不同来源指控同一个团体或一个大师时,她才会采取行动。

  
 

   “如果收到17个针对你的证言,那我就不会客气了。 不过你的下场并不是坐牢。

  
 

   因为我是一个‘流氓’,我用我的方式为正义而战。

  
 

   ”威胁、指控、网络暴力如影相随2019年7月,在英国举行的国际膜拜团体研究协会(InternationalCulticStudiesAssociation)年会上,一位15年前离开某印度邪教的英国男子提到了斯科菲尔德,称她的工作“绝对是无价之宝”,因为她正在“砍断各种邪教的蛇头”。

  
 

   英国邪教研究领域的大拿亚历山德拉·斯坦因(AlexandraStein)这样评价斯科菲尔德:“邪教现象真实存在,危害巨大,我们需要像她一样发声的人。

  
 

   ”其他发声者大部分匿名——这在许多邪教幸存者眼中是件好事。

  
 

   因为他们通常深受精神创伤且疑虑丛生,希望真相公布于众的同时,自己能够不被打扰。

  
 

   然而,斯科菲尔德的批评者们却诋毁她,说她不透露消息来源,说故事都有两面性,她却只讲其一。 他们指责她哗众取宠、政治迫害、断章取义,一方面破坏邪教,一方面却发展自己的信徒。

  
 

   一位自称心理学家的博主愤怒地称她是一个“心怀敌意的反社会者”。 其他一些人的反应更为危险。 加诺·格里尔斯(GanoGrills)是说唱组合“武当派”(Wu-TangClan)成员,去年曾在新西兰巡回演出,现在摇身一变,成了“加利提克”(Galighticus)领袖。 加利提克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教派,其使命是引领万人离开地球。 斯科菲尔德在2018年5月对格里尔斯进行揭露后,格里尔斯随后给她去电威胁道:“你要是知道了我认识什么人,你保管吓一跳!”她的一系列曝光行动也招来了法律麻烦。

  
 

   2019年6月,SoundsTrue(译注:一个“心灵觉醒”和“心理教育”的内容付费平台)的作者兼冥想老师奥拉文达·希马德拉(AaravindhaHimadra)状告斯科菲尔德诽谤,并要求赔偿25万美元,指控她在当年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撒谎、“罔顾事实”,该文章探讨了13年前希马德拉一名学生在华盛顿奥卡岛上的神秘死亡事件。

  
 

   而希马德拉,这位精神团体Sambodha(前身为“光之子”ChildrenoftheLight)的大师,在奥卡岛拥有一栋房屋。 斯科菲尔德表示:“我揭露了可疑分子,他们企图用这种方法教训我。

  
 

   这场无聊诉讼的唯一目的,就是阻止我对他们不想暴露的案件事实发表言论,为了从经济上榨干我,并且阻止其他记者接近事实。 ”一些攻击者从跨性别等方面恶意侮辱她。 斯科菲尔德不得不从脸书上删除照片和旧帖子。

  
 

   “这些人会找到关于我的一切。

  
 

   我想坦诚地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,但现在却受到了阻碍。

  
 

   ”为了不惹麻烦,避免诉讼纠缠,斯科菲尔德的网站“大师”(TheGuru)放在冰岛托管。 为此,她被称为无法无天的罪犯。 诽谤指控烦不到她。

  
 

   “谁能找到我给我递传票?我行踪不定,就当它们不存在。

  
 

   ”但后来Sambodha的律师们还是发现了她的曾用名和一个亲戚的住址。

  
 

   (待续)原文网址: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